有什麼嗎啡可以替代腦內嗎啡?監控電腦 有什麼嗎啡可以替代腦內嗎啡? 所有的嗎啡都一樣嗎?醫療使用的嗎啡與腦內嗎啡效用一樣嗎?
嗎啡是通稱,還分各種不同成分。

腦內嗎啡,詳細成分還有待科學家進一步確認!

http://www.i850.com.tw/drugs/law/law21.htm第一級管制藥品(包括其鹽類)品項/備註3、 二氫去氧嗎啡(Desomorphine) 麻醉藥品 9、 嗎啡(Morphine) 麻醉藥品 第二級管制藥品(包括其鹽類)品項/備註15、基嗎啡 (Benzylmorphine) 麻醉藥品47、二氫嗎啡 (Dihydromorphine) 麻醉藥品63、乙基嗎啡 (Ethylmorphine) 麻醉藥品70、羥二氫嗎啡 (Hydromorphinol) 麻醉藥品72、二氫嗎啡酮 (Hydromorphone) 麻醉藥品93、甲基去氧嗎啡 (Methyldesorphine) 麻醉藥品94、甲基二氫嗎啡 (Methyldihydromorphine) 麻醉藥品100、嗎啡甲溴化物 (Morphine methobromide) 麻醉藥品101、甲基磺胺嗎啡 (Morphine methylsulfonate) 麻醉藥品102、N-氧化嗎啡及其衍化物(Morphine-N-oxide and its Derivatives) 麻醉藥品113、菸鹼醯嗎啡 (Nicomorphine) 麻醉藥品119、原嗎啡 (Normorphine) 麻醉藥品123、羥二氫嗎啡酮 (Oxymorphone) 麻醉藥品162、嗎啡立汀(Morpheridine) 麻醉藥品http://home.kimo.com.tw/tzengshinfu/news3.htm東瀛醫界集体向春山茂雄宣戰 文/陳華坎(日本傳真)腦內革命」為什麼會有問題?有什麼問題呢?為什麼春山的東大醫學部教授都覺得白教他一場。

春山理論引來爭議春山茂雄的理論是人如果生氣及感到強烈緊張便會從腦內分泌noradenalin的毒性物質,而容易生病老化,反之如果將事情往正面樂觀來想,則便會分泌「腦內嗎啡」(所謂㬲endorphin的荷爾蒙)保持年輕,整治癌細胞,令人有快樂的氣氛,祇要欲望的程度高的話,腦內嗎啡的分泌也會增加,祇要在飲食和維持筋肉方面稍微留意,一切作樂觀想,即日常生活要「不要有罪的意識」祇要追求欲望、獲得快樂,讓腦細胞活性化的話,人便可以活到一百二十五歲。

書的內容,雖說隨處摻雜有醫學用語,但是容易讀,像「祇要樂觀進取,不容易生病,人生也快樂」的道理,俗諺中也多可印證,因此任何人讀了都能懂,而且春山指出這原本是東洋醫學所明白的固有道理,現在終於由西洋醫學來作科學證明。

春山是提出「腦內嗎啡萬能說」,而且將內分泌物的noradenalin及endorphin善惡分明,前者是壞蛋,後者是好蛋。

對於春山的話,日本專門學者、醫生或醫藥記者都先後不斷加以批判,「周刊文春」就列舉的三大點即:第一是腦內嗎啡的定量測定問題;第二是各種腦內荷爾蒙的效果問題;然後第三是腦內嗎啡不斷湧出的「腦內革命」的基本訊息。

首先是第一點的腦內嗎啡,幾乎所有的日本的專家,均異口同聲斷言現在人類沒有確立測量腦內微量化學物質的能力;而春山的「理論」是從無法測量的物質增減為基礎而拼湊起來的,因此春山流嗎啡增減問題從出發點便是什麼根據都沒有。

搭配商品因應而生有關分泌物無從測量問題,春山在「腦內革命」同一出版社(Sunmark)的雜誌曾反駁過「如果有誰心肌梗塞,都是採末稍的血液來類推,而非查心臟的血液,既然如此,便斷定無法測量腦內嗎啡是謬論,腦內嗎啡是可以從末稍血液來測量的。

」但是春山的反駁也遭到專家的否定,像腦機能研究第一把交椅的久保田競(京大名譽教授),便指出春山的話才是謬論,因為如果心肌梗塞的話,是不查末稍血液,而是照心電圖,及插入內視管(kathlter)來看血流是最普通的方法,而㬲endorphin(即春山的「腦內嗎啡」)在腦內雖有幾處都能製造,其中祇有一處是用腦下垂體來製造,全身無論何處的末稍血液均可以檢查出,但是當然無法測量㬲endorphin的總量,而且這是和筋肉活動相關,與思考等無關,如果調查腦內局部神經細胞的功能,不把頭破開取出腦來研究是不可能的;春山主張的從末稍血液來類推腦內的功能,以現在的技術而言是絕對不可能。

亦即測量內分泌物的想法,完全是春山的自由心證,許多專家均認為春山是利用科學反科學,完全不知春山是在胡扯什麼,因此認為完全是騙人的說法。

春山更為巧妙的是將㬲endorphin所分泌的「心情氣氛良好狀態」說成就是「腦波變成㬱波的狀態」,如果是腦波則有測量設備,就變成可以測量,而春山也跟著將這種腦波計商品化,和「腦內嗎啡音樂」的CD等搭配出售,「腦內革命」商品多得不得了。

腦內嗎啡的真實性但是㬱波和腦內嗎啡的關係完全未獲證明,可以說是完全不相關。

而且㬱波也祇是人精神集中時容易受㬱波控制,亦即人集中精神生氣或憎恨,也同樣是㬱波作用,㬱波與樂觀進取是完全無關。

春山的「理論」一一被擊破,春山便改口說「現在的科學家未免過於固執於微觀的世界,祇相信眼前的東西,而且即使進入微觀世界也不能測量便不相信,這種態度是因為粗魯而幼稚的想法所致」。

春山因為有東大畢業醫學博士頭銜(雖然文春報導他的博士論都是別人捉刀的),所以他用這種似是而非的「批判科學」的說法,很容易為日本一般市井民眾所接受。

究竟腦內嗎啡有什麼功能呢?去年十二月六日,日本太子妃雅子首次自己召開記者會時,還說「我是否也湧出腦內嗎啡」,腦內嗎啡已成了代表九六年日本國民流行語之一,真的是有青春延壽的功能嗎?事實上腦內嗎啡被春山寫得好像是自己獨家發現般,其實在很早以前憂鬱及幸福感知endorphin的關係曾備受矚目過,但是現在大家都關心別的腦內分泌物,如serotonin,在美國據說便有二千萬人在服用作為抗鬱劑。

endorphin雖然有鎮痛作用,但是無法治療各種疾病。

「腦內麻藥的真實」作者高田明和(濱松醫大教授)除了作上述解釋之外,更表示「『腦內革命』的內容全是騙人的,如果世界上有任何一位生理學者說這是真的,我馬上辭職不當教授「」關於第二點的「腦內嗎啡」不斷湧出,久保田指出,春山將腦分泌物單純地分為好蛋和壞蛋,令人難以理解,不論那一種都是很重要的物質,是在維持人的恆常性及平衡上都扮演重要的角色,所以才會存在。

全面肯定快樂的新宗教這些體內分泌物均各有其意義和機能,在複雜的相互關係中,每種均保持適量與平衡,春山所謂好蛋的endorphin也一樣,如果分泌過剩反而有害,例如會阻礙視床下部功能,而且精神分裂病的原因也有認為是dopamine過剩所致,但是春山都拿來當好蛋,這些並不是像春山說是好蛋,更不是分泌愈多愈好。

人體內物質分泌過多或不足,是即使完全不懂繁複的腦內化學物質名稱的門外漢也都有的常識,但是春山卻執拗地祇要腦內嗎啡不斷湧出。

人的身體有維持所謂homeostasis的統一協調狀態的調整系統,如果荷爾蒙分泌過多,則遭抑制的「負性回饋」便開作用,但是春山主張,人類的高級腦部分受刺激分泌腦內嗎啡,不知為什麼負性回饋並不會作用,而腦內嗎啡不斷湧出。

反正不論是那一點都沒有科學上的理由,春山要大家能不斷分泌腦內嗎啡,心情不斷變好,「要朝這種世界前進」,已完全是宗教的世界,而且表示「我自己更是不能不感到有偉大地天的意志般的東西」類此說法,被稱為「腦內嗎啡教」也是理所當然,春山比較厲害的是不是用宗教理論來創教,而是用「擬似科學」之物來粉飾,因為是具體的物質(內分泌物)因此大家無從懷疑。

「腦內革命」日文版卷末記有十五冊參考書,其中祇有一本關於腦的書,其他都是超自然神秘的書,而且這本腦的書是「腦的事已經知道這麼多」中曾介紹了與興奮劑化學方式完全一樣的dopamine便帶來快感與興奮,而且在高級腦部分因為欠缺加以限設的自動調整機,因此即使不斷分泌,負性回饋不會發生作用,這或許成為過剩的創造與破壞的衝動之泉源。

但是這不過是大木的假設,春山加以運用,祇不過腦內嗎啡變成是endorphin而已。

而事實大木的假說也早已證明是謬論,原是不是可以認真的書,而且是八九年絕版老書,亦即春山利用已經無效假說來綴成一個全面肯定快樂的新宗教。

對於春山的書,有一千處以上反科學的敘記和缺乏根據的情形,春山及新潮陣營是表示反正也非學術書籍,這是他自己的理論,並不是說絕對正確;不過許多東大醫學部教授覺得春山書唸到那裡去了,為什麼要寫這種騙人的東西,枉費相教一場。

檢視圖片網路安全可以用 租 / 的!


人體的確有很多尚未被數據化的奧秘,的確是因為體內某種荷爾蒙的分泌,因而有益身心!

關公的例子,「意志力」是腦內嗎啡的生成主因!

很多罹患重症的人,靠著求生的意志,也奇蹟似得生存了下來!

希望大家熱心科學的研究,開發造福人類的技術~

嗎啡副作用,嗎啡止痛,腦內嗎啡,嗎啡英文,嗎啡作用,嗎啡中毒,嗎啡館,嗎啡機油,嗎啡鹼,嗎啡血液嗎啡,麻醉藥品,endorphin,春山,東大醫學部,東洋醫學所,春山,陳華坎,啡立汀

諾貝爾獎|實驗|材料|顯微鏡|DNA|微生物|植物|病原|科展|蛋白質|分裂|病菌|生技|細菌|細胞|動物|基因|分解|生物學|演化|培養基|生殖|生物|生物技術|殺菌|酵素|人類|淘汰|多樣性|物競天擇|


參考資料: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5032102978 監控電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知識收集站 的頭像
知識收集站

知識收集站

知識收集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